教育新闻

豆瓣8.8分的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,姜文偶遇的不是宁静

发布日期:2020-07-23 05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说起经典的国产青春电影,一下子想到的还是1994年姜文的处女作,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,夏雨、宁静、陶虹等主演,改编自王朔小说《动物凶猛》。姜文明显不想只是回忆70年代大院生活,他另辟蹊径,利用叙事技巧和观众开了个"玩笑":记忆是可靠的吗?

本文意在分析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的叙事技巧、拍摄手法,及选角方式,看姜文如何将马小军懵懂的欲望成长至幻灭的过程再现,又如何用姜文式幽默,去讽刺当时社会的虚伪一面。

核心旁白,错误记忆中的红色泳衣

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巧妙运用声音,贯穿全片的成年马小军之旁白,似乎重复了画面上的视觉动作,如讲到"未经邀请"开别人家锁时,少年马小军正好在做撬锁的动作。旁白的语调却刚好起到了视觉画面所缺少的,音乐性情绪的作用。

另外,旁白叙事,也使故事的真实发生变得可疑。电影开篇,旁白以第一人称"我"的视角拉近观众距离,使之快速投入到情境中去,却可能忽略判断"我"的记忆回溯,是否真实可信。一旦抽掉画面,再品这段文字,便能理解导演迷惑观众的手段了。

"北京,变得这么快,二十年的功夫,它已经成为了一个现代化的都市,事实上,这种变化已经破坏了我的记忆,使我分不清幻觉和真实。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,炎热的气候使我们裸露得更多,也更难以掩饰心中的欲望。那时候好像永远是夏天,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我们,阳光充足明亮,使得眼前一阵阵发黑。"

"破坏"记忆,幻觉与真实混淆。本片的叙事手法,导演早早通过旁白清楚地告诉观众了;主角马小军的心理(动机)也透析如明镜:难掩的欲望;"好像"、"永远"、"总是",这些带着强烈主观意味的词语,使"阳光"也从客观现象变为主观感受,强调了是"我"记忆中的阳光。

正因记忆的主观不可信,故事被蒙上一层神秘"面纱",即影片中的光影、色彩,都带有主观情绪和想象力,可理解为开了滤镜一般的记忆回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