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事新闻

浙江义乌流浪汉之死调查:没有理由冻死或者饿死(图)(3)

发布日期:2022-09-18 05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虽然已经和地铺的兄弟们非常熟络,但老周却打心底里瞧不起这些比他年轻好几岁的小伙子们,认为这些人没走正道。

  “前两天,我让一个贵州小伙子帮忙看一看,结果就看没了。”老周说,为了找回行李,这两天一直都在附近。

  虽然行李不值钱,都是一些自己的衣服,但多少也值2000来块钱。同样是这床行李,已经被偷过一次,上次也是自己找回来的。

  “如果我报警了,肯定能查得出谁偷的,但是万一都是认识的人,就不好意思了。”老周执意要在自己找回被子以后再去找工作。

  “虽然工资不高,就一两千块钱,但是也总比躺在这里强。”老周悄悄地说,躺在地上的一些小伙子,没钱了,就时不时撞个车,虽然车主也知道是假的,但也总会塞点钱了事。

  今年春节,老周说,自己还是打算回家,虽然老婆跑了,但是家里还有一个6岁的女儿,

  “还好是个女儿,不然压力更大喽。”老周笑笑说,回家前,他还想找份工再打打,工资多带一点是一点。

  能够自食其力,却又无家可归,这样的人该得到救助吗?并不是所有人都持相同观点,但政府部门和爱心公益组织达成共识,就是至少应该保障这类流浪者的基本生活,帮他们度过这个冬天。

  “义乌现在到底有多少无家可归人员,其实非常难统计。”义乌救助站副站长张杭春告诉记者,因为居无定所,不少人不断在义乌和周边城市之间游荡。

  12月16日晚上,张杭春和站里工作人员还有一些志愿者,走访了义乌17个常有流浪汉夜宿站点。

  “一个晚上,工作人员就救助流浪乞讨人员30多人,发放棉被37床、大衣25件、棉鞋布鞋21双、袜子50多双、方便面30多箱。”而一个晚上下来,张杭春最大的感触之一,并不是所有的流浪人员都愿意接受救助。

  “很多人拿了被子,非常感激,但是问他愿不愿意到救助站去,帮他们回家,他们又拒绝了。”张杭春说。

  “很多人虽然收着破烂,捡垃圾,住桥洞,但他们觉得即便如此,收入也比老家高。”张杭春说。

  到底什么样的人该被救助,救助人员又该如何界定、辨别,是目前义乌救助站最大的难题。义乌每年的救助人数已与地级市救助站一年的总救助量相当,甚至已超过部分地级市。

  张杭春介绍,义乌的流浪人员大体上分为两类,一类是真正流浪、无家可归人员,依靠乞讨过日子,而另一类则是依靠捡破烂为生,或者曾经打工,如今短期无工人员。

  “前一类其实是救助站真正的救助主体,但是如今我们也扩大了救助的范围,后一类人也成为救助对象。”张杭春说,扩大救助范围也是为了让更多群体受惠,也更能体现政府的关怀。

  曾荣获“中国青年志愿者优秀个人奖”,义乌“爱心公社”灵魂人物赵云峰说:“其实,不管这个人是否具有劳动能力,只要是家庭困难、生活困难的,我们如果有能力都应该予以帮助。”赵云峰说,爱心公社在义乌救助站内设有社会工作站,就是希望给困难的外来务工人员帮助,而他们也乐意帮助生活遇到困难的外来务工人员。

  12月16日,义乌市民政局印发《关于开展“寒冬送温暖”专项救助行动的通知》,要求各镇(街)、工业园区管委会等单位和部门迅速行动起来,积极投身“寒冬送温暖”专项救助行动,切实保障在义乌境内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基本生存权益,帮助其顺利过冬。

  义乌救助站站长王春峰介绍,“暖冬行动”为期三个月,从12月16日起至明年3月15日。义乌救助站已准备了大量的救灾物质,但限于工作人员人手紧,“暖冬行动”能得到更多社会爱心人士的热情参与。

  王春峰也表示,毕竟救助站的力量有限。“救助站只是一个临时中转站,并不能长期让他们呆下去。如果真的有需要,我们也会提供给这些流浪人员回乡的车票。”

  王春峰说,外来务工人员并不是流浪乞讨人员,他们是来义乌打工挣钱的,应该有自食其力的能力。(实习生 叶星辰 本报记者 贝远景 /文 本报记者 陶玉其 俞跃/摄)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