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新闻

《七日重生》唏嘘不已音容宛在

发布日期:2022-09-22 05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明月吐光阴风吹柳巷,是女鬼觅爱郎,谁人愿爱凄厉鬼新娘,陪伴女鬼,深宵偷拜月光。”开篇伴着歌曲《鬼新娘》的粤语童声,有燃火的黄纸符飘飞,缠着红线、断了箭头的桃木剑掉落在一旁。碎石旁的黄袍道士吸了一口烟。侧身躺地的钱小豪突然躺平面对镜头,说:“很多人说电影世界很荒谬,原来人生比电影荒谬得多。”

  电影名为《僵尸》,我更喜欢它的另一个名字《七日重生》。香港导演麦浚龙2013年的电影处女作。麦浚龙这个名字,有听香港歌曲的人或许有印象,他有个职业是歌手。小时候看了很多林正英的僵尸片。那时盛行租DVD碟,像小孩子放鞭炮——又怕又想,跟着小伙伴们看了很多恐怖片僵尸片。

  开头《鬼新娘》歌一起,马上就想起了《僵尸先生》里的那一幕:王小凤飘到了钱小豪的自行车后座上。这歌预示了整部电影对林正英僵尸片的致敬。片里也出现了林正英的剧场照,片尾更是打了“音容宛在”的字幕。

  这部片完整看了至少有三遍。第一次看时就被惊艳到。传统僵尸片的常见元素:咬指头画符、弹墨线、摇铃、铜钱、糯米、黄纸符、桃木剑、屏息、僵尸离地跳……等等,都在片中出现。但这些元素的出现又非照搬,在影片中设置得颇具新鲜感。可看出导演并非单单只是致敬,他很有想法。

  和林正英传统僵尸片带着喜剧色彩不同,《七日重生》走诡异恐怖的氛围。影片请到日本恐怖氛围大师清水崇担当制作人。日本丧心病狂的《咒怨》系列,就是清水崇的作品。所以影片在传统僵尸片的氛围中,增添了一种日式恐怖。这种结合很有意思,但并非磨合得非常完满,还有打磨的空间。

  影片的场景几乎都在一栋老旧的大公寓里面:铁拉门里的公寓间,狭窄而高的楼道,废弃的地下商场,电线盘绕的电表房……搭配上复古色调、昏闪的灯光、毛悚的配乐,诡异的氛围营造得很好,让人觉得阴气很重,随时都可有东西蹦出。

  动作方面有给人物加入一些诡异的动作,那种观感很新鲜,很具新意。狭窄空间里的打斗戏设计得很有力道,不啰嗦,看得过瘾,特别是最后的大战部分。形成了影片暴力、血腥的冷酷美感。

  有两个惊艳的道具不得不提,一个是铜钱面罩,炼尸时罩在尸体口上,使得片中僵尸酷帅而诡异;另一个是道士的五行转盘,结尾大战时道士用血指转动它,五行的水木土金火轮番化为环境优势助钱小豪制服僵尸,比如血转到“木”时,墙上有树枝生出缠住僵尸之手。五行相助这个创意,真的有被惊艳到。

  片中,香港老戏骨们轮番出场,有几位更是传统僵尸片中的熟面孔。有趣的是钱小豪在影片中出演他本人自己,连名字都一样,演一名演过很多僵尸片但现已过气的落魄旧日明星。以前香港僵尸片大红大紫的时候,钱小豪确实是里头重要的角色。现今香港僵尸片早已式微,连港片本身都衰落了很多,今时不同往日。

  导演有这层感怀,在片中借道士之口,唏嘘而无奈地说了出来:“那时的米多值钱啊,道士是糯米跟身,道士和米铺的关系是一代传一代,到我这一代,不要说道士,僵尸都全没了。没了,没得捉僵尸,便转行炒糯米饭喽。”电影名《七日重生》关乎影片中一个很关键的剧情:一对老夫妻感情很深,丈夫摔死,妻子保存尸体等丈夫七日内回魂。人与人之间的感情、关系,以及感情、关系的转变,是影片的核心主题。

  印象深刻的是一个无比牛逼的长镜头。鲍起静饰演的妻子围着站立的丈夫尸体量衣服,镜头在她右脸侧紧跟着转,她边顺时针转边跟丈夫说话,对已冰冷的丈夫尸体嘘寒问暖、回忆到笑、含泪地叮嘱、崩溃到痛哭……跟着镜头转着转着,不知不觉就被鲍起静高超的演技带进去,感受着这对老夫老妻的感情之深。

  影片的结尾,突然来了一段看似和前面剧情完全搭不上线的全新的场景,这着实会让处看着一头雾水。这个设置使得整个故事虚实交换,剧本的格局大大扩展,立意一下子就被拉起来。着实是妙笔。

  对于结尾的解读,我自己有一个念头:如果一个人事物很无奈很落魄地死去,可不可以把其想象成非常英雄非常悲壮地死去?如果尊严感无法在现实中得到,就在死后瞳孔闪映的故事中去得到吧。这大概是导演想借此表达对所有落魄之人事物的抚慰。